网球

高能耗停不下来的红舞鞋我的钢铁

2019-11-10 21:1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高能耗:停不下来的“红舞鞋”?我的钢铁

8月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公报显示,2006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0.8%。从主要行业单位增加值能耗看,煤炭上升5.5%,石油石化上升8.7%,钢铁下降1.2%,有色金属上升0.4%,建材下降4.5%,化工下降5.0%,纺织下降5.5%,电力上升0.8%。数据表明,上半年国民经济各项指标均朝着良性势头发展,但节能降耗的目标却没有很好地实现。 如何实现今年和“十一五”期间节能降耗目标?上半年为何有些地方的能耗迟迟降不下来? 投资增速威胁国家节能降耗20%的目标 一个月以前,国家统计局的《2005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单位GDP能耗等指标公报》显示,能耗最高的省、区、市是宁夏、贵州和青海,单位GDP能耗分别是4.14吨标准煤/万元,下同、3.25和3.07;较低的省份是广东、浙江、江苏,分别是0.79、0.90和0.92。发改委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节能20%的目标执行起来困难较大,而且一些地区的认识还没有统一到节能降耗,部分地区又出现了高耗能行业盲目扩张的苗头,节能目标还要下大力气。” 由于现阶段我国处于世界产业链上,制造业中近三分之二的行业投资增速超过40%。“如此高的制造业投资增速就表明我们的能耗很难‘下马’,节能目标也就难以实现。”有专家向中国经济时报坦言。某高耗能的金属冶炼公司副总经理张先生对中国经济时报直言:“我们省不缺这些能源。”但他却始终不愿透露企业耗能的具体情况,“我们是个资源大省,又处于经济不发达地区,本来就人口不多,耗能情况与指标都肯定不能与产业结构较理想的省份相比”。 随即致电该地区一位官员,他告诉中国经济时报:“高能耗产品现在销路很好,而我们这个地方经济发展就要靠这些企业作为拉动经济的动力。” 从几个省的情况发现,高能耗在建项目依然呈上升趋势,“这些地方热衷于上马高耗能的项目,是因为这些项目还是能赚到钱。”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制造业中近三分之二的行业投资增速超过40%,这种“高压力”让国家节能降耗20%的目标根本抬不起头来。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对现今社会流行的奢靡之风表示不满:“现在社会流行着房子越建越大,汽车排气管越来越粗,消费风气也朝发达国家看齐,而忘记我们现在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有专家告诫中国经济时报:“节能降耗的指标不能完成是因为现在还没人能开出一个万无一失的处方。” 开一个好处方 对于实现节能降耗目标,国家相关部委已开出了自己的“药方”。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表示,将着力抓好十个方面的重点工作:一是落实节能目标制和评价考核体系;二是大力推进结构调整;三是着力抓好重点领域节能,全面实施十大重点节能工程;四是抓好重点耗能企业节能管理;五是完善节能保障机制;六是加强节能法制建设;七是强化节能管理队伍建设和基础工作;八是推动政府机构带头节能;九是加大节能宣传、教育和培训力度;十是切实加强节能工作的组织领导。 节能降耗的目标具体分解下来是,GDP单位能耗由2005年的1.43吨/标准煤,下降到2010年的1.14吨/标准煤,下降20%,年均节能率为4.4%。 中国经济时报所采访的专家都表示:“刚开始做,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而且效果也不会很快地显现,随着经济结构的深入调整,效果会越来越明显。”但也有一部分专家对此持不同观点,他们认为,由于现有经济结构处于重化工业的高能耗时期,节能降耗可能会给经济带来很大的“不良影响”。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王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还是缺少可供具体操作的办法,比如,各种鼓励节能降耗的财税优惠政策以及限制高能耗的法律条文都没有出台。” 王震提醒:“节能目标需要财税法律等各项措施出台后,才会有一个实质性转变,要让全社会感受到节能所带来的好处,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转变为节约型社会。” 对于如何能很好地让地方减少盲目上马高能耗项目的“冲动”,中央党校教授段培君从评价体系出发向中国经济时报分析,以科学发展观的思路来评价地方发展好坏的“标杆”,与以往单纯的GDP来“衡量”地方业绩具有很大的不同。他认为,虽然GDP能很好地反映经济运行的总量,但GDP绝对不是惟一目标,因为它不能反映经济运行的质量,更不能反映经济对人民的实惠。 谨防节能感染上“浮夸风” 7月2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姜伟新受国务院委托与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14家中央企业负责人签订了节能目标书,建立一级抓一级、一级考核一级的目标落实体系,“节能目标书的签订主要还是给地方一些压力。”一位发改委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从目前各地的节能降耗工作来看目标根本没有落实。” 有专家也对此表示担忧:“现在不要单纯为了追赶目标而去层层压指标,因为地方对于这种数字指标也有自己的变通玩法。” 本报在与一位地方官员闲谈时发现这位官员对单位能耗指标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比如,在“分子”能耗一定的情况下,单位能耗可以通过加大高科技企业的数量来增大“分母”,最终得到的数据是整体的单位能耗在下降。 “20%的目标不能动摇,必须执行,而且不能走过场,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资源去走西方国家的高耗能之路。”周大地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表示。 对于节能降耗目标为何难以在地方顺利执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主任樊明太却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行政的层层分解虽然可以很快见到成效,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通过市场价格手段引导技术产业的调整,如果只是单纯使用行政手段去层层压指标,则很有可能在未来出现能耗的再次反弹。” “单位能耗只是结果,分解给地方会让地方很难顺利实现降耗目的,最终办法还是要通过科技进步以及结构调整来实现目标。”樊明太对中国经济时报解释,单位能耗的特征从数理模型的分析来说具有不可控制性,而通过技术却可以实现一大部分节能降耗,另一部分则要通过结构调整来实现。(中国经济时报)

签约指南
旅游快讯
电热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