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圣武仙皇 第0024章 惊心的战魂

2020-01-16 17:0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武仙皇 第0024章 惊心的战魂

罗氏祖祠大院上演的这一幕子嗣之争,把竞选会场的气氛彻底破坏了。

事实上竞选刚开始就落幕了。

大房不少人认为,这次落下的是一块黑幕。

连长老席中坐着的大长老罗兆东都阴沉了脸,他是罗云东的亲生父亲啊,儿子吐血晕厥,他就是铁打的心肠也难免悸动。

但做为罗氏的大长老,他真的不合适在这种时候说什么,他不能把大长老的尊份和体格都抛弃不顾。

孙子罗诚虽不是罗天的对手,但他这份血性还是得到了罗兆天的认可。

‘神闪’一击是戮阶最具威力的杀技,是戮阶顶级的战技,不具备戮阶顶级修为的罗诚是没可能接下这一击的。

破空气浪凸起的刀形闪着一层光波。

罗天出手的‘神闪’要比罗王更胜一筹。

罗王的战力是281点,可罗天的战力在295点以上,一但突破299点这个戮阶的极限,他就迈进了‘灵阶’。

别小看这十几点的战力差距,胜负生死就在这点差距上体现的。

而罗诚的战力勉强达至250点,和罗天的差距就大了,按每10点战力一筹的差距来算,他差了罗天四筹之多,四筹的差距足以令他把命交给人家了。

当然,子嗣族斗,谁也不敢真的将对方打死。

不过,子嗣们打起来,一般在没分胜负之前,长辈们是不会插手的。

此时此刻,有点眼力的人都看的出来,罗诚怕是连罗天的一击都接不下,他悲愤异常,怕连本身修为的七成都发挥不出来,而罗天是恃强凌弱,又是含恨出手,他这一击,虽不至于取了罗诚的性命,但也有废了他的意思了。

戮阶顶尖修为,又是十成十的一击,足以将罗诚大半条命拘走的!

罗诚自忖难以躲过这一劫,所以悲愤迎击,便是身死,这一刻也不能丢了男儿的血性,不能折了大房子嗣的脊梁。

誓死不低头!

就凭罗诚这一点表现,不管他为人如何,至少他还是个有骨头的男儿。

一击只在瞬间,所有人都认为罗诚要一招落败,甚至落个残废之躯的当口。

又一声冷哼响彻全场。

声动人动,后发先至。

就在神闪刀形气刃堪堪撞上罗诚的身躯时。

密集排开的光波屏障从天而降,一道道落在罗诚的身前。

喀嚓之声赞不绝耳。

神闪气刃破开一道道光波屏障,无畏的勇进。

但光波屏为罗诚赢得了变招的机会,他心惊自己从‘残神’手里逃生,身形猛的后撤。

谁都没想到有人会出手,而光波屏障不是罗诚自己布下来的。

冷哼声是罗邪发出的,他扬手时大家的注意力还没在他这里,所以谁也没看他出手。

而在罗诚撤身离开他的位置时,那里已经站着罗邪了。

罗邪的浮光诀不比闪电慢,仅一闪就到了罗诚的位置。

罗诚的撤离和他的到来,几乎不分先后。

快的令人认为罗邪就一直在罗诚那个位置上。

神闪气刃一连突破了14道光波屏障,后力不继才碎崩为满天光雨。

而罗邪也没有小觑这个家族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所以一出手就斩布了18道气幕光波。

18道光波气幕的斩布,这对于一个还没有被正式核准为戮阶的修练者来说,简直是个惊天的奇迹,是什么样的元海提供给他如此充沛的真元呢?

坐观子嗣打斗的长老们这时都瞪大了眼。

他们亲眼目睹了18道光波气幕的落下,亲眼看到了被家族人称为第一废物的罗邪扬扬手就斩布了这18道光波气幕。

这一刻谁敢说罗云东是不幸的?他又一个儿子成了妖孽,十年前的罗顺就是个妖孽,现在成了‘真墟’弟子,并晋位‘宗阶’,为罗家增填了一位更年轻的长老。

十年后的今日,罗邪又惊艳的冒了出来,从废物蜕变成了天才。

“你找死吗?废物!”

罗天大怒,自己必废罗诚的一击竟被这个废物给挡下了。

他怒吼一声,凌空的身躯如鹰似隼般的扑击而至。

同时罗天眼里闪过诡异的光芒,一道火焰在他眼芒里凝结成形,他的嘴角也牵起一丝残忍的笑。

“大荒离火罩!”

随着罗天又一声吼,突然间火光冲天而起。

三丈内出现了一个火焰宝塔,从罗邪头顶上直罩下来。

主观礼台上的所有长老都站了起来。

“不可……”

“住手……”

“畜生!”

一般族中子嗣只听说过‘大荒离火罩’是罗氏一族的镇族绝技,从未见过谁施展过此绝技,所以没几个人知道‘大荒离火罩’的威能有多大。

但是长老们深知‘大荒离火罩’的厉害,一经施展,被离火罩住的目标,顷刻间就会化为飞灰。

若是修为相差无几的,不至于给离火化灰,毕竟施为者的修为与你差不多,施展的离火罩威能也就那么大,可一但给离火罩定,败局就注定了,离火是人世间最凶猛的火,融金化铁只在瞬息之间,血肉之躯怎么承受得了它的肆虐?

即便罗天的‘大荒离火罩’境界还浅,威能还小,但被罩的罗邪也不是高手呀,不化成灰就算他命大了。

所以才有了众长老们的怒声喝止和谩骂之声。

可这些声浪改变不了正发生的一切。

大荒离火罩在下一个瞬间就要罩定罗邪了。

在离火罩的威能范围内,速融一切,三丈内灼浪排空,躲的慢的都要遭受火伤的侵袭。

这个罗天是真够歹毒的,连大房这边的其它子嗣都不管不顾,一个离火罩就扔了下来。

最后那声‘畜生’是罗晋南骂出来的,他无数次警告儿子,不要乱用镇族绝技,不到万分紧要的关头,不敢轻示绝技,族中知道他秘修此技的人不超过三个,哪知这小子不知是抽什么风,居然在举族大会上对族人用此绝杀技能。

这时,即便是大长老们出手也救不下即将火劫的罗邪了,他们是宗阶修为不假,但主观礼台离罗邪的位置少说有十五丈以上。

出手相救也要给他们时间,问题是大荒离火罩就在罗邪头顶上方几尺距离,还正以奇速罩下。

这一个瞬间,所有人除了惊怒就是惊怒,别无它法。

罗青衣目似欲裂,身形抖了抖,想出手也迟了。

不过,谁都忘了罗邪不是坐以待毙的主儿,主要他们都被大荒离火罩惊呆了。

罗天是个极端性子,早在第一时间知道罗邪可能危及自己在家族地位的时候,他就琢磨着要怎么样铲除这个‘废物’。

此时的暴发,也正是借题发挥,之前有罗邪和罗王的那桩事,让罗天知道自己全力施展神闪也不可能把罗邪如何,所以在罗邪替罗诚出头的瞬间,他就狠心施出镇族绝技。

是的,罗天要直接把这个刚变成天才的罗邪毁掉,不给他任何的机会,为此哪怕受到族中的严惩,也在所不惜。

直到这刻,他也没有丝毫后悔自己的行为,因为他还有另一个倚仗,那就是身边的至友林芒,林芒的背后有林州君,自己若替林芒收拾了罗邪,他必然要帮自己度过难关的,而之前发生在祖祠门外的一幕,叫他深知林芒与罗邪的梁子是结下了,因为那个战家小姐。

但他所有的算计,都及不上罗邪身形微微之一闪。

浮光诀!

又是浮光诀。

十丈内浮掠如闪电般的奇速身法。

离火罩堪堪罩落的同时,施展浮光诀的罗邪奇快的避开了当头罩下的噩运。

可镇族绝技毕竟是传承了几百上千年的绝技,不是那么能轻易闪避开的。

大荒离火罩如影附形,在罗邪闪避开的瞬间又跟过来,仍旧离他头顶三尺之远,有如恶魔的诅咒附体一般。

这门绝技是由施为者心神意控的,你怎么躲都逃不过对方的心神意念,他把念头锁死在你的身上,所以大荒离火罩这时就是你的影子,你去哪它跟到哪。

下一刻,罗邪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元海中拥有充沛不竭的真元,足以能支撑他不断的施展浮光诀急掠。

每一次变位换形的速度都快上一分,堪堪不叫离火罩有罩下来的机会。

躲,不是破解大荒离火罩的最佳方法。

几闪几掠,仅在呼息之间,快的叫人喘气都跟不上。

罗邪在又一闪之后发出惊天怒吼。

“炎魔灭世!”

他也是真的怒了。

之前一直没有唤出的‘炎魔’,也不知这次能不能唤出?但头顶上的危机不容他多想,所以念至即唤。

随着罗邪这声怒吼,天地在下一刻变色。

赤红色的光焰突然照亮了整个罗家祖祠,灼人心肺的焰浪扑天盖地。

毫无征兆的漫空灼浪,有如天降一般,比之前只有三丈范围的大荒离火罩出现带来的灼热气息要猛烈一百倍不止,连长老们都感到灼浪燃掉了周遭的空气,使他们产生了窒息感。

其它修为差点的人就更不堪了,有不少族人在灼浪漫空的瞬间,就直接窒息晕厥了。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一尊数丈高大的赤焰妖魔凭空幻现。

谁都没看清这尊赤焰幻形的妖魔是什么面目。

下一刻赤焰妖魔就扑击中了前一刻还在耀武扬威的罗天。

数丈高大的赤焰妖魔,攥着的拳头都有碾盘那么大。

呼,碾盘大的拳头直接把吓傻眼的罗天砸中。

只一拳,罗天就被砸进了‘地’里,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啊……”

砰的一声,沙土激扬,刚刚罗天立身处的坐台给这一拳砸塌,地上一个碾盘大的坑,罗天就在坑来。

周围所有的人和物都变成了黑的,坐椅之类都焦了,甚至还有烤肉味清晰可闻。

修为稍差的族人们被灼浪烧伤,殃及池鱼,在所难免。

不过赤焰妖魔在完成这一击之后就消失了。

所有人惊呼未出口,心神未淡定的下一刻,灼浪再次排空而至。

呼!

赤焰妖魔再次幻现。

“我的个天呐!”

有的族人哪见过这种场面,在数丈高大的赤焰妖魔再次出现的瞬间,直接一翻白眼晕过去了。

一瞬之前给砸进‘地’里的罗天,满脸血污,惨叫声未落,头晕脑涨的当儿。

幻现的赤焰妖魔又一拳砸进了罗天所在的那个坑里。

砰的一声。

好多人心说,完了,罗天肯定给砸成肉饼了。

‘嗷’的又一声惨号,惊心动魂。

罗天窝在坑里的身形,这次直接给镶嵌进了坚硬的‘地’里去。

刚被波及的那些人都震出几丈远去了,第二次这一拳,再没有受波及。

不过第一次波击到了林芒,他修为算不俗的,戮阶顶尖了嘛,但也给灼浪薰成了黑人,身上衣物若不是淬5的品质,此刻早就化灰让他赤果果了。

即便如此,林芒也狼狈到了极点,哪还有一丝州第一公子的风采?

至于罗天以心念神控的大荒离火罩,早在挨了赤焰妖魔第一拳之后就凭空消失了。

罗邪在急难时唤出了炎魔,也修成了‘炎魔灭世’的第一重。

第二次幻现的赤焰妖魔砸完一拳又消失了。

所有人都没有喘口气的功夫。

灼浪再次扑天盖地而至,比前两次更为猛烈。

又有一批族人晕倒了,我的天呐,这还有完没完了?

炎魔三现。

幻现的瞬间,碾盘大的拳头直接砸进坑去,把本就镶嵌在‘地’里的罗天再一次巩固,地面又塌陷进五尺有余。

罗天已经没有声息了,所以也没有了惨叫。

“罗邪,还不收手?”

终于有长老开声了。

卓立的罗邪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长老中的罗晋南眼里冒出要杀死罗邪的目光,但也掩饰不住他心中的恐惧。

他下意识的吐出两个字,“战魂!”

不错,这就是修练者望眼欲穿人人都想融合秘练的战魂。

但战魂不是谁都能融练的,更没听说过玄阶以下的修行者能唤出战魂,这是万古奇迹啊。

就是这样的一个奇迹,出现在了罗氏一族,出现在了一个曾被称为废物的子弟身上。

“战魂,是战魂。”

大长老罗兆天嘴唇都哆嗦了,他为自己的子孙拥有召唤战魂的天赋而感欣慰和振奋。

此时,大多数长老们都忘了给战魂砸进坑里去的罗天是死是活。

死,也是死有余辜,谁叫他先施出大荒离火罩要人家的命呢?杀人者人恒杀之,尤其是对族内自己人下这般狠手的,罪该致死!

没人关心罗天的死活,无数热烈的目光都盯着卓立当场的罗邪。

这位还未被核准的戮阶修为者,已经融练了战魂为己用,这是几千年来都不闻的奇迹啊。

就从这一点说,罗家人就看到了崛起成为京级豪族的希望,一个未进戮阶的少年已能唤出惊世的战魂,这是何等的天赋?

“呈禀州府吧,我们罗家出万古奇才了!”

“请长老会呈禀州府、上报朝廷,我们罗家出万古奇才了啊!”

所有没有被灼浪窒息的族人们跪倒一片,纷纷高声。

之前还得意的不得了的罗晋南,这时面色如土。

没有被抬离却悠悠醒转的罗云东,还搞不清怎么回事呢。

大长老罗兆东终于开声了。

“诸位,族人所请,可否?”

“一切听凭大长老做主!”

二房老爷子罗耀南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大房这边出了罗邪这个妖孽,谁也不能改变大房要继续兴旺发达的事实了。

家主竞选结果已经定了,罗晋南就是罗晋南,票数摆在那里的,事实不容更改。

但此际的罗晋南感觉自己和能唤出战魂的罗邪相比,就好象一只小丑。

大房这边与会的所有人,除了晕过去的,都激动的哭泣着。

“咱们这支出万古奇才了啊,我的天爷爷呐!”

“是啊是啊,我老早就看十七公子与众不同嘛……”

一片的褒奖之声。

罗邪翻了个白眼,我那时给揍进茅坑时,怎么没听你们夸我呀?

后面的罗香和罗霸两个人,盯着罗邪的目光变的无比热烈。

给镶进土坑里的某个人,似乎成了罗家的‘历史’;

罗晋南虽获任家主,却如丧考妣。

……

求推荐票、收藏!

……

窑街煤电公司总医院预约挂号
绵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牛皮癣
江苏治癫痫病费用
烟台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