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预计2010年生猪出栏量达到峰值

2019-12-05 16:46: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预计2010年生猪出栏量达到峰值

“不能说CPI转正就出现了通货膨胀,这是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苏宁3月4日在参加全国政协经济组讨论间隙接受采访时说,“2009年中国成功控制了通货紧缩的压力,相信2010年也能成功控制通货膨胀的压力。”

2009年,中国的经济刺激政策创造了大量信贷,增势延续至2010年1月。今年1至2月,我国接连两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国内外各方纷纷猜测,这种超出市场预期之外的紧缩之举,是否意味央行货币政策在今年将发生转向,加息预期有所增加。

3月3日,全国政协主席表示,政协委员们密切关注国内经济运行,多次举办经济形势分析会,认为应充分发挥积极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综合效应。

在2010年这个最为复杂一年的开年之际,人们对于未来宏观调控政策走向的预判出现了不同声音。宏观调控该如何着力?调控的目标为何?多种不同的看法被两会代表委员们写进了议案、提案,带到了会场。

物价可能会“缓慢上涨”

去年国内全年银行新增贷款近10万亿元,最高的3月新增1.89万亿元,最低的10月仅增加0.25万亿元,呈现前高后低的特点。

“我们应当认识到,银行信贷同宏观经济紧密相连,具有典型的'潮水效应’。”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在他向大会提交的发言中表示,许多银行放款时预期效益很好的项目,由于宏观形势的变化,有可能成为不良贷款。

唐双宁认为,通货膨胀、不良贷款、财政赤字、过高的外汇储备这4个重点问题构成为宏观经济速度、结构、安全三角形中代表安全的那个角,在经济周期不同阶段里,代表宏观调控侧重点的数据应作动态调整。在经济企稳回升时期,可加大结构的分量,但要永远保持“安全”这个角度的存在,历史教训就是明鉴。

不过,当2010年1月的CPI数据公布之时,有关通胀形势偏乐观的判断声音开始逐渐走强。

“2010年的物价上涨幅度不是很大,还是比较乐观的。”2月22日,国家统计局城市社会调查司司长魏贵祥解读城镇居民收入、房价、物价统计数据时这样判断。

国家统计局2月11日发布数据显示,1月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1.5%,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2.2%。

尽管由于春节和天气因素,多家机构判断2月份中国的CPI指数会攀升到3%甚至更高,但人们更多偏乐观地认为,年内的通胀会保持在可控范围内,出现恶性通胀的概率很低。

一方面,主要食品类别的充足供给和存量使得2010年不太可能发生食品短缺现象,因此食品价格不可能大幅上涨。另一方面,生猪库存现在也创了历史新高,接近4.8亿头。同时,能繁母猪存栏量达到历史峰值,为5010万头,预计2010年生猪出栏量达到峰值。因此今年也不太可能再次发生猪肉短缺,而这曾是2007年和2008年我国CPI高位运行的主导因素。

魏贵祥也认为,目前的商品,特别是消费品仍是供大于求的状况,因此物价不会大涨,但是也不会降,可能是“缓慢上涨”。“2010年的物价上涨幅度不是很大,还是比较乐观的。”

这似乎也坚定了中央决策层对保持目前宏调政策连续性、稳定性的决心。2月22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根据新形势新情况不断提高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把握好政策实施的力度、节奏、重点。

“调结构”将是应有之义

本次全国两会讨论国务院提请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的《工作报告》,此前的判断被认为是对《工作报告》宏观调控政策的提前释放,以加强市场对政策的稳定预期。

不过,与CPI相比,1月PPI(工业品出厂价格)涨幅为4.3%,其中原油出厂价格同比上涨达69.7%,除钢材价格小幅下跌,有色金属和化工产品普涨,重要品种价格涨幅超30%,其中铜价上涨67%。

“原材料价格已经成为国际炒家的金融工具,而我国在许多大宗商品上超过50%的进口依存度,使得我们在应对输入型通胀时很被动。”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此前对本报表示,去年4万亿投资中上马的大量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使得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仍然强劲,将会进一步拉升原材料价格。

与此同时,同期公布的全国70个大中城市2009年全年房价上涨均价仅1.5%的数据,激起了质疑声一片。资产价格的膨胀,虽然没有反映在CPI的涨幅上,却更易被民众的感官直觉所察觉。

“因为过去房地产价格统计主要靠房地产企业填报,我们已经研究决定,以后既要靠房地产企业填报,也要靠我们统计人员的现场调查和依靠行政记录,以确保数据来源更加准确”。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接受采访时透露,他最近专门调研深圳的房地产价格统计方法,决定将改进房地产价格的统计方法,并将同时发布各月平均数据和年末数据,以免再次让民众产生误解。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此前对本报表示,今年货币总量的调控是把握“适度”,尽管新增贷款数量较多,但中国信贷增长正在转向常态化。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亦表示,刺激政策不会很快退出,“为预防过快退出对刚有所好转的经济基本面造成打击,政策制定者会边走边看。”在他看来,未来不继续出台更具扩张性的刺激政策,这本身就意味着某种意义上刺激政策的退出。

货币政策的进与退,在两会上有着各种角度的解读。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工业大学教授程慧芳进京参加全国两会前,对浙江的一些企业进行了深入调研。她告诉,这些企业普遍面临劳动力、原料成本上升较快的压力,劳动力成本几乎每年都要增长10%以上。目前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解,这些企业的利润实际上是非常微薄的。她建议,应该关注这方面的问题,退出机制更要审慎。“企业盈利能力还不强,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还未过去,一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很有可能引发新的危机。”此外,程慧芳还发现,倘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对于中小企业的影响将更为巨大。

程慧芳表示,复杂的形势考验着央行的决策,要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把握货币政策的松紧尺度。“如果下半年出现通胀苗头,货币政策的尺度就要相对收紧一点。”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庆云则认为,货币政策要回归真正意义的“适度宽松”。他认为,相关数据显示,2009年底我国货币政策已过度宽松,与适度宽松的政策初衷严重背离。今年初的一系列举动表明货币政策的温和调整,但也是在之前过度宽松的背景下进行的,这种调整是向真正意义上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回归,尚谈不上紧缩。

中国货币政策的难题,或许正在于要在相互矛盾的目标之间寻求平衡。正如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全国两会前所言,中国央行货币政策仍然承载着保增长、防通胀、促就业、维持国际收支平衡等多重任务。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主任胡迟表示,长期保持如此大量的流动性既会带来巨大的通胀压力,也是财政支出所不可持续的。因此,在适当的时机下进行政策调整和收缩十分必要。

苏宁也表示,2010年中国的货币政策兼具保持经济增长、搞好结构调整以及管理好通胀预期的功能。他表示,调控社会资金供应量,央行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如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利率等,“中国将在最适当的时候使用最适当的手段,来达到我们的目标”。

“调结构”也将是宏观调控题中应有之义。中国社科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不久前的一份报告认为,2009年中国经济的结构失衡进一步恶化,宏观经济政策并未实现结构调整的目标。2010年如果再不把握结构调整的机会,“从2011年起,我们可能面临资产价格泡沫破灭、产能过剩凸显、地方融资平台亏损、银行坏账增加、地方财政亏空等问题”。

如果说2009年中国的宏观调控政策是以“保增长”为首,那么2010年则是以“调结构”为重。3月5日总理所作的《工作报告》即显示了这一点:中国将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好通胀预期的关系,既要保持足够的政策力度、巩固经济回升向好势头,又要加快经济结构调整、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取得实质性进展。 资讯录入:lengleng

模具加工设备/配件
玄幻
热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