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二百八十章 师徒对决

2020-01-16 14:3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二百八十章 师徒对决

在我的仙侠之路上,戏份不多的尚若春却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若是没有她,我肯定不会有那么高的起点,救世任务也不会进行的这么顺利。最关键的是,我还对她动过小心思。所以她在我的眼中,不但是贵人恩师,更是梦中女神。

当初在她刚刚离开的时候,我经常会通过纪小满查看她的状况,关心她的一举一动和身心健康,虽然明知道她心中只有张大恶人,但我还是控制不住那种真爱粉一样的情感。后来我有了曼柔,便少了对尚若春的思念,在得到了喜春之后,这种思念之情就越来越淡了。

后来喜春对我用情愈深,嫉妒心极强的她知道我对尚若春有情,所以干脆绝口不提关于她的任何事,久而久之,我都快要忘记这个对我意义非凡的女子了。

没想到时隔一年有余,今天她竟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金目丹顶鹤,秀发挽碧螺,眉目孕春水,依旧醉人色。

年余未见,如今我已尊为剑宗宗主,但在尚若春那高贵不容亵渎的气质容貌之前,我还是瞬间为之折服。

法驾落地,我从青龙背上下来,向远空之上的女神行礼:“弟子闹春拜见师父,师父您老人家别来无恙呗。”

尚若春对我笑颜依旧,和蔼中透着为师者的庄严:“我的好徒儿,没想到你会做出如此成绩,不负我当年所托,师父欠你的。”

我溜须道:“弟子得师父提携点化,一切都是福缘所致,弟子不敢邀功。”

尚若春含笑点头:“很好,也学乖了不少,不像当初那般顽皮胡闹了,等有机会给你换一个法名如何。”

“师父可别取笑了……”

尚若春架鹤落下:“好了,闲言碎语的没个完结,你先应我一事,之后再叙旧不迟。”

“哇~师父你真的要我放了春冰儿啊?!”

春冰儿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疯魔形态的春冰儿在白虎爪下苟延残喘,不禁柳眉微蹙。

“为师最近在九州行走,听闻了不少关于冷门的事,刚刚又听到你们的话语,大致能猜到她为虎作伥,定是做了不少恶事。可是闹春你应该晓得春殿女弟子的为难,很多事情并不是发自本心的。”

我沉声道:“师父所言不错,可今次事关弟子发妻性命,又牵涉门宗稳定,弟子也是在春冰儿放弃了我为她留的后路之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尚若春叹气:“你的伤心难处为师懂得,也心疼你,可她在疯魔前以最后的神识通过秘法向我求助,我与她曾情深如母子,怎能弃之于不顾。闹春徒儿,师父到底还是想让你为难一次。”

我沉默不语,心中百般纠结,到底该不该答应尚若春的请求。

放了春冰儿吗?且不说妻仇门恨,看看她刚刚舍弃了一切也要杀我的执念,看看她如今的疯魔状态,放了她岂不是等于在自己的仙侠之路上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无论是对我个人的安全还是对救世任务都会产生巨大的威胁。

可是不放的话,尚若春亲自出面说情,我又不知道如何拒绝。

到底该怎么办啊。

尚若春知道我为难,安慰道:“闹春你大可放心,为师收你入门时便已经是剑神境界,经过一年苦修,功力早已超出她太多。今天你放了她,我会亲自看守,保证不让她做出不利你门宗和个人的事情。”

“可是师父……”

“为师的话你还信不过吗?还是说你已经不认我这个师父,不肯卖我面子了?”

尚若春为了救春冰儿竟说出如此决绝的话,我也不故作姿态了,直言道:“诶呀不是,我当然认你了,也信得过你的实力。可是这事儿你管不长远啊,你不是要飞升走人吗?到时候能带她一起走吗?带不走的话她再找我麻烦怎么办。就算来日我能再抓住她,以她的修为境界我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也不小,若是因此折了几个门人,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见我百般相拒,尚若春面色已经有些难看:“为师既然说了能看好她自然会遵守承诺,还会晃点你不成!到底行是不行,快些给个明确的回话。”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得对大家有个交代,我这才死了老婆,师父你能不能照顾照顾我的情绪啊~”

尚若春冷眼看我:“还是那般啰嗦,就不为难你。”

我松了口气:“多谢师父体谅~”

尚若春嗯了一声:“为师可要动手抢人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的师父诶~咱能不能正常发展剧情啊,你这突然转折让我咋准备啊~

“喂喂喂,有话好说你别动手啊!我义气够狠兄弟多,你乱出手肯定占不到便宜的。”

尚若春缓缓抬手,久违的炙阳金光剑带着大片的灰烬盘绕爆发出无匹的杀气。

还说不为难我呢,这不是为难是啥?尚若春要动手抢人我拦是不拦?拦的话使不使全力?不使全力肯定拦不住这剑宗第一奇才,使全力的话,伤到尚若春和门下弟子怎么办?我落得欺师灭祖的名声事小,连杀春冰儿再伤尚若春,喜春不得跟我玩命啊!

尚若春仗剑凌空而起,随时都会出手抢人。冬殿弟子全神戒备,他们只等冬一栋下令,而冬一栋从始至终都在等我的指令。

不行,不能放!我不能允许任何威胁到我救世任务的隐患存在,我要对自己的使命负责,对这仙侠苍生负责,对我的家人未来负责!

我眼神慢慢坚定,无需多言,尚若春看得懂我的眼神。我缓缓后退,而尚若春手中金黄剑立刻瞄向了我,师徒决裂就在转瞬!

“慢着!堂堂剑宗宗主,又是我喜春的夫君,岂能受旁人威胁!闹春你退开,我来看看谁敢为难你!”

这种时候喜春怎么又跑来了?

金发漫漫,尖牙闪闪。

喜春竟然直接以散仙形态出现。

“诶呦~这不是我的好师姐么,师妹给你请安喽~”

尚若春一愣,盯着喜春看了半天才道:“你这妮子还真的修成了散仙,福缘可是不浅呢。”

喜春哼了一声:“还好还好,都是夫君关爱。可不像有些人,不拿宝贝闹春的心意当回事。”

喜春明显又是阳春心经心魔发作,想起我曾经对尚若春有情的事,引得嫉妒心大起了。

尚若春自然比谁都了解喜春,叹了口气:“你有今天我很高兴,以后可得好好的,不要再任性了~”

喜春却不领情:“哼~当初你好狠心,不顾徒儿师妹走的那般干脆,今天又突然跑来讨便宜卖资格,为难闹春在先,训导我在后,若说任性我可比不过你~”

尚若春斜了喜春一眼:“你幼稚不懂事,我不与你计较便是。”

喜春得势不饶人:“那就不送师姐了呦,慢走慢走~”

“不救回师父,我是不会走的。”

“我看你敢欺负闹春?”

“妮子,你敢这样跟我说话!”

“呵呵呵,本座剑宗夫人,春殿掌殿,凭啥不能这样跟你说话!”

喜春这哪是帮忙的,简直就是在点火。

算了算了,可别再把事情闹大了,千难万难自然有办法度过,只有这人心伤了无法愈合。她们姐妹情深,为了这点事不值得。

“师父,今日弟子就给你个面子,只是你可要信守承诺,别让她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以你的实力和面子,未必能再保她一次。”

听我突然做出决定所有人都愣了。

我也不解释,冲冬一栋一挥手:“放人!”

喜春纠缠道:“闹春你为何这般听她的话,可是还没忘了对她的……”

“闭嘴!”我喝止喜春的不当之言,催促冬一栋:“还在等什么?”

冬一栋不敢再拖延,飞剑一引,冬眠百世大阵随之解除。

白虎厌恶邪秽,剑阵一散,它马上远远飞走。

春冰儿一恢复自由,立刻带着冲天妖气向我冲杀过来,而我只看着尚若春,根本不闪不避。

金光一闪,烈阳普照。

春冰儿惨叫一声,魔胎竟被金光斩的粉碎。随着魔胎消失,春冰儿迅速从疯魔形态恢复过来,只向尚若春望了一眼,便昏死了过去。

金目丹顶鹤长啼一声飞身过来接下了高空坠落的春冰儿。尚若春御剑半空,轻轻向我点了点头:“好好照顾喜春和回龙教,师者不能向弟子道谢,但为师的心意你应该明白,走了~”

我微微抬手算作施礼,喜春气鼓鼓的吆喝:“走了就莫要再来,少打勾引别人夫君的心思,不然别怪本座可不给你留脸面!”

尚若春转瞬就去的远了,我叫回喜春,低声安抚。

“教主,有个事情属下觉得有必要向您禀报。”

冬一栋散去了门人后向我来报。

“今天够乱的了,又有什么事?”

冬一栋为难的看了一眼喜春,小心的说道:“属下门下的巡山掌事冬缘突然呕血昏厥,属下知道她是教主干妹,故不敢隐瞒。”

尚若春刚走冬缘又出事,这些斩不断的孽缘还真是够劳神的,是时候好好处理一下了。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医院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看病贵吗
贵阳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
韶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枣庄白癜风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