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刀破魔天第三百九十八节南柯一梦

2020-01-20 03:41: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刀破魔天 第三百九十八节  南柯一梦

道境中法则遍布,光幻陆离,当朗宇再次睁眼时,整个空间都变了模样。法则就是一种排列秩序,不同的序列形成不同的属性,不同的形状,展现出不同的性能。道纹,是一种本源。

道境中的法则便是万物本源的根基。并不会因为朗宇而改变,而是在此之前他看不到。

道果树上道韵天成,一层层,一串串,一团团,全是闪耀的五色符文。可是当朗宇的目光一过,符文如被惊扰了一般,四散飞去。

不好!他要逃。如此的宝物,再想找它可不那么容易了,至少要抓住那几个成熟的仙果,月月,陆雪盈,甘伯伯,还有小白鼠,自己既然来了一回,总也要给他们带回去几个吧。

盘坐的朗宇向前一倾身,一道流光就抓了过去。以他如今的修为,不必刻意的发动,一伸手一抬脚就是移形化影的速度。

可惜,还是慢了,一抓扑空,人落在了地上,道果树不见了。

“老怪!实相的把那几个熟果子给我,不然我把你的树根挖出来!”朗宇气得望空大喝。

“小妖怪,你已经吃了不少了,这种东西吃多了没用。而且你也带不走,何必为难老朽。”空荡荡的道境中,不知声音从哪里想起,老树精根本没吃朗宇的威胁。

道果,就是大道所凝,而今散于空中,即使你满眼都是大道的痕迹,却再也找不到道果的所在了。就象水,蒸发了,你何处去找。

“你狠,下次我再来,一定把你的道果炼空,你会后悔的!”

这回没声了,而且朗宇的所站之处也渐渐的虚幻,地面在消失,空间在塌陷。

朗宇气得直咬牙,多好的机会呀,没有把握住。还想再来,这地方是随便可以进入的吗!

你奶奶的,这是要赶我走哇。一弯腰,一把抓起剩下的两个道果翻手收进了指环里。转眼四望,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可拿的。那眼神就象一只狼,又气又急,如果有一车皮的东西他都想全部收走。

可是果树一消失,似乎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朗宇一眼盯上了淡化的石桌,桌上有茶。对了,老头儿所说的悟道茶,也必然是仙品,自己没敢喝并不等于它不是宝。石桌也正在消失,而茶壶和杯子还是清楚的。朗宇一个箭步伸手抓走四物,看也没看的收了起来。

道境在消失,会不会崩溃很难说,但是再留在此处就危险了,两脚一蹬,勾动了残余的道纹,一闪身朗宇也不见了。

花丛和草海也消失了,头顶的虚空成了一片铅灰色。唯有自己留下的数点气息还在。远远的如萤火虫般的一溜白色晶莹的血迹。

走!

一条半透明的光影倒收而回,黑暗如乌云般在脚下卷了上来。

“啵!——”不知冲上了多高,一声破碎声从脚下传来,眼前似是电光一闪,亮了。一眼便看到了五色的法则链清晰在崖壁之中穿行,出来了,这里是梦道崖。

“咝!”坐在第十三号道府内的朗宇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大汗淋漓,眉角一缩,神识收了回来。

道境破了。在那一声沉闷的破碎声后,他能清楚的感应到脚下传来一种恐怖的吸力。

象天变。

平复了十多息后,朗宇睁开了眼,抬头上望,梦道崖的天空还是被一个淡淡的彩色漩涡笼罩着,没有一丝异动。法则的光链还在安稳的游动,秩序井然。

看来下面真的是另一界了,与此地一点影响都没有。静心回想一下,自己是怎么破的界呢?全无印象。

半日后,重新恢复了神识的朗宇又小心的看了下去。那里是桃源仙境,还有五颗道果,朗宇心里惦记呀。

然而,神识再次潜入二百米之下,却失望了。法则链消失了,神识所见,只有一片黑暗。

道境真的让自己弄破了么?还是……

人族之修得一道成仙,自己虽然多贪了几个,可是并不可能把一个偌大的仙境吃破了。而且自己明明是坐在梦道崖的道府中,怎么会跑到仙境里面去了。那种身临其境之感,如今回味起来,即真实又不真实,如梦如幻。

梦?朗宇微眯的眼睛忽然睁了开来。

“梦道崖?梦道崖?……”既然是悟道之地,为什么不叫悟道崖,而叫梦道崖。这个名字不会是谁心血来(潮)随意胡编的,莫非就在这一个梦字上?如果真如此,那么那个道境中也必然不是自己一个人进去过了。

不错,那梦中的老头儿也说过,以前曾有人去过。

道,竟是这样悟出来的,倒是一种奇闻了,而这个奇闻,大概许多人都是听所未闻吧。他所见的那个刚进尊者而飞走的家伙,肯定就没听说过。

悟,原来这‘梦道崖’三个字也要悟,这天地间的奥妙真是博大精深哪。朗宇自己也不是悟的,他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事实如何,是不是如自己所想,一看便知。

手一抬,一道神识探进了指环,那里有从道境中放进去的两颗道果。可是一眼看去堆在最顶上的却是一只茶壶和三个杯子,石桌不见了,所谓的道果,更是踪影皆无。不必各处翻了,没了就是没了,虽说那果子已有灵性,但是有封印灵根的禁制锁住,它跑不了,要不然,在那道境中也早就飞了。

朗宇轻吸了一口气。“咝——”还是真如那老头儿所说,这道果只能吃,你带不走。

想一想吧,若那道果真是天地间的道纹所化,那道纹必定是固定的,但是每人的看到的道果却各不相同,为什么呢?就因为道果所生乃是修者自己的感悟。因此朗宇所见的道果都是他自己感悟出来的,是他的道果,只有他用了可以,但是要拿出来给别人,那不扯吗,不可能的,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了。

朗宇大感可惜,但是细想想也就释然了。道果没带出来就是化在了道境中,但并不会消失,大概也不会真如老头儿所说,浪费了。当有其他人再进入其中时,他们便会重新化成另一人感悟出的道果,理当如此吧,自己只是没有把全部的道果领悟了而已。

可是自己到底领悟到了什么呢,貌似什么也没有哇。尊者还是尊者,这可不是在道境中领悟的。

一梦醒来,有什么变化吗?

如果‘梦道崖’真如自己理解的那样,进了一趟道境,不会一点收获也没有吧?若说那道境是虚的,那么指环里的茶壶和茶杯又是哪来的?

身体没有变化,丹田中没有变化,不对呀,自己明明吃了五颗珠子的,落在了丹田里,那些密密麻麻的蛛,至少要改善一下经脉吧。还有……想到此,朗宇一翻手,那枚修罗令拿了出来,他又想到了一件怪事,自己明明在那道境中光是炼化五颗道果就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为什么修罗令没把自己传送回去呢?

再仔细的感应了一下,修罗令竟然是没到期,还有三天的时间。

神秘!太神秘了,修者不以日出日落定时辰,他是以自己的一呼一吸来判定。无论到了哪里都不会错,然而在朗宇的感觉里却出了时间差。

身体既然没有进去,那么进去的就是自己的那一缕神识了。朗宇凝神内视,搜索到了识海中的小人,其实这个小人也没有进去,只是那缕神识却是借它发出的。

朗宇一进来,那小人也一睁眼,仿佛四目相对一般。朗宇却傻了。

眼前的小人已经不是一团光亮的影子,居然有了一种肉感。

这就是我么?模样像极了。

像谁?这个小人的样子,大概也只有朗宇能认出来了,他不是朗宇现在的相貌,而是前世的孤狼,那个盗亦有道的侠偷。

“是你?!”

“是——你?”一个嗡嗡的声音在识海里回响。小人儿似乎也在同样的传音,那种感觉怪怪的,竟然是自己和自己说话,还仿佛刚刚认识的一般。

是他,没错了,就是他吃了自己的五颗道果。这种话说着都别扭,可是今世的朗宇与前世的朗宇又确实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五颗道果藏在小人儿的丹田中,由丹田化出的五行经脉生出了血肉。这又是一种什么状态,朗宇还是不明白。但他总算弄清楚了一点,上仙门以神识定修为,必然就是因为他,神元成婴,道存于其中。以对道的明悟,判定掌控天地法则的能力,这才是根本。

尊者之下依靠地是身体的能力,纵然练到朗宇的妖体的程度,也无法搬山移海,而只有与道相合,变天地之力为已用,才可无穷无尽,翻覆间沧海变桑田。

天地之力有多大,足以你终生去堪悟。

五颗道果,并不会立地成仙,所以除了神识更加强大了之外,朗宇并没有其他的变化,悟之一字,太深了,他只能算是刚刚入道。

既然你已经有血有肉,总也得长点本事吧,朗宇的神识退了出去。现在他对自己识海里的那个神秘的小人儿,终于是放心了。只要不是有人要夺舍自己,一切就OK了,要说他最信任的人,这个小人儿应该还在自己的师傅之上。

那就是他自己,而且比现在的自己还正统,如果还不能信任,也就太没信心了。

重庆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暨南大学附属穗华口腔医院
滨州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南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惠州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