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天路杀神第一一零一章赔罪

2019-11-19 19:32: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路杀神 第一一零一章 赔罪

紧接着,一个壮汉从空气中极其突兀的走了出来,那种场面有些象叶信的虚空行走,不过没有出现空间裂隙,那壮汉手中持着两柄短斧,好像是为了立威,他的双斧相互重重的撞击了一下,释放出震耳的轰鸣声。

等那壮汉看清了殿中的情景,不由错愕了一下:“这……男君?!”

俪青花、那黑衣老者还有寒象星主与风雷星主,看到有人突然出现,立即开始运转元脉,释放出强横的气息,他们可都是大圣级的修士,一旦进入临战状态,气势自然会高涨。

那壮汉没想到殿中居然有四位大圣,威猛的架势有些端不下去了,如果只有一个俪青花,他们分出两人合攻,另外两人去攻击青花神殿其他修士,肯定是胜券在握的,但四个对四个,那就没有底气了。

天域和神庭不一样,天域的根本是元气,而神庭的根本是真气,他们进入天域的地盘,怎么说都有些水土不服,真气损耗后,还得不到快速补充,所以通常都会避免打硬仗、恶仗。

随后出现的两个老者也同样吃了一惊,不由看向最后出现的年轻人,那年轻人脸色不太好看,他是有苦说不出,在流风纱内看外界,视野会出现大幅扭曲,他倒是看到了那几条人影,但没当回事,等到走出流风纱,对方也开始运转元脉,他才知道这次偷袭碰到了硬钉子。

对面的黑衣老者和寒象星主、风雷星主,倒还好说,问题是叶信,在他认出叶信的瞬间,直接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只不过他的自我控制力还算不错,在外人看来,他始终保持着轻松写意的姿态。

殿中一片死寂,那黑衣老者与寒象星主、风雷星主是一伙的,四个邪路修士是一伙的,叶信与俪青花还有几位星官是一伙的,三伙人都在大眼瞪小眼,各自揣着心思,一时间没有人说话。

片刻,那黑衣老者第一个缓过神来,他干咳一声:“几位朋友是来找青花殿主的?我等与这青花殿并无关系,只是偶一闲坐而已,几位请便,我等就做壁上观了,两不相帮

。“

那黑衣老者的话是很恶毒的,摆明了告诉几个邪路修士马上动手,这叫借刀杀人。

“大门,这……不太好吧?”那风雷星主吃力的说道。

“他们可是邪路修士。”寒象星主也有些忍不住了。

两位星主来到这青花神殿,是想给俪青花施加压力,让俪青花把九品斗芝交出来,讨好擎天门的那位夫人,以此为自己的晋身之阶,所以那黑衣老者要亲自出手教训俪青花,他们认为理所应当,可现在是邪路修士来袭,眼睁睁看着这青花神殿被邪路修士毁掉么?!

很久以前,十二星殿崛起之势极为凶猛,气吞山河,但自从太虚星主突然离开之后,十二星殿就开始由盛转衰了,等到贪狼星皇殒落,连临时带头大哥都没了,十二星殿的处境更加艰难,而且人的性格不同,选择也不同,有的星主开始发愤图强,有的星主则闭关潜修,暗中积蓄力量,有的星主得过且过,叶信身边的俪青花就是一个例子,而有的星主开始寻找别的靠山。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多次并肩御敌的伙伴,虽然他们之间的距离在各自的艰难跋涉中越来越远,但感情基础总是有的,刚才他们会为俪青花的自私而恼怒,现在也会为俪青花的大难临头而不忍。

“两位可是忘了对夫人的承诺了么?”那黑衣老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寒象星主和风雷星主的脸色变得铁青,气势也一点点萎靡下去。

这时,那三个邪路修士都在看着后方的年轻人,壮汉见对方始终不发话,忍不住了:“男君?!”

原来这几个天路大圣面和心不合,相互已生出内讧,现在不动手,还等什么?!

那年轻人一下子被惊醒过来,他快走几步,走到最前面,向着主座的方向深施一礼:“敢问哪一位是青花殿主?”

“我就是!”俪青花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叶信不在,她肯定是充满绝望的,而叶信就在身边,那她一点不怕了。

其实那年轻人是在明知故问,接着再次向俪青花施了一礼,脸上露出沉痛的表情:“上一次因受奸人挑拨,我等进犯宝地,实属不该,但大错已经酿成,悔之不及,只得亲入贵宗,当面向殿主赔罪!”

“赔罪?!”俪青花双眼喷吐着怒火:“你们杀了我们多少姐妹?一个‘赔罪’就了结了么?!”

叶信继续悠哉悠哉的吃着东西,对方满嘴鬼话,他一点都不信,明明是偷袭来的好不好?!刚才那壮汉尚未露面,就大喊一声‘老子进来了’,叫声中充满了欣喜与得意,转眼就忘了?反正现在有时间,就让你演,拼力演,看你能演到什么程度!

“殿主,我可不是空手来的。”那年轻人陪笑道,随后展动手中半透明的丝绸:“这是修罗道的奇宝,流风纱!有千变万化之能,殿主用神念淬炼之后,自然就知道流风纱的妙处了,我等以此宝进献给殿主,就是希望殿主能尽弃前嫌。“

后方那三个邪路修士已经是呆若木鸡,这话风不对啊……他们不是来报仇雪恨的么?怎么莫名其妙成了献宝?!

“把那什么流风纱给我拿过来。”叶信突然说道。

“呵呵呵呵……”那年轻人连声干笑,眼珠转来转去,但双脚就象生了根一样,一动不动。

这时,青花神殿的光明星见那年轻人不动,便走上去接过了那年轻人手中的流风纱,转身上了台阶,走到叶信身前,把流风纱交给了叶信。

叶信接过流风纱,只是随便看了一眼,便把流风纱扔到一边,笑着说道:“你倒是挺机警的。”

“呵呵呵呵……”那年轻人还是干笑着,装作完全听不懂叶信的意思,随后看向俪青花:“青花殿主,上一次我的损失远比你多,也算是上苍给了我一个教训,而且……此番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个误会,还请殿主不要和我等一般见识。”

俪青花脑海中浮现出一头头修罗神象还有成片邪路修士被轰灭的场面,她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话,邪路修士的损失极其惨重,远超过青花神殿。

接着,俪青花低头对叶信说道:“小叶,你是什么意思?”

叶信靠在椅背上,皱眉思索着,对面那年轻人是唯一一个从他手底下逃走的邪路大圣,不但能撑住他一击,身法更是形同鬼魅,忽闪忽逝,如果对方能走上台阶,靠近主座,他的把握就大得多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来自其他方面的一些细节。

景公子说起过,这次来赤阳道,与邪路修士发生过多次争斗,虽然说景公子心情不好,有蓄意发泄的因素,但上一次景公子来赤阳道,一路上是顺风顺水的,这昭示着几个月来,邪路修士入侵灭法世的规模在以几何倍数暴增。

杀掉这几个邪路修士,然后万事大吉的话,那他会立即动手,只担心激怒了规模庞大的邪路修士,把花容道视为眼中钉,一次次派人进攻花容道,他可以保护花容道一时,没办法保护花容道一世,何况他预感到景公子那边可能会发生什么危险,到那时候就要分身乏术了。

“来,和我说说,这花容道到底有什么好东西,让你们三番五次的进来捣乱呢?”叶信缓缓说道。

“三番五次?只有一次吧?而且还是误会。”那年轻人陪笑道,不过他的眼睛眨啊眨的,好像在说,别想套话,没有用!

“误会么?”叶信笑了笑:“就当是误会,但我想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次误会?”

“不会,绝对不会了!”那年轻人立即明白了叶信的重点。

“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呢?”叶信说道。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现在我们已经算是朋友了,我……”

“别废话,说重点。“叶信不耐烦的打断了那年轻人的话。

“我可以在通往灭法世的法阵周围留下一些标识,神庭修士看到标识自然会离开的。”那年轻人说道。

“能保证?”叶信说道。

那年轻人思索片刻,点头道:“虽然不敢说必定万无一失,但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好,我记住你了。”叶信的双瞳突然绽放出金光:“如果出了问题,我只找你,就算你逃回修罗道都没有用。”

那年轻人显得有些紧张,再次露出干笑。

叶信勘破大圣,也凝炼出了自己的神识,神识虽然是从神念中滋生的,但与神念属于两种力量,当初三光的娘亲带着三光一直逃入浮尘世,依然避不开天族虚空行走的追杀,就是因为三光的娘亲直面过那位虚空行走,自己的气息已被神识锁定,之后三光一直没出问题,是因为那虚空行走并没有见过三光,又以为自己那一击会把母子全部击杀,出手之后便返回了劫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版更新最快址:m.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