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盗贼王座 第七十七章 故人在此

2019-10-18 03:33: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盗贼王座 第七十七章 故人在此

今天,注定不可能像人们想象中这么的平淡,而是风起云涌。

一声故人在此,让无数的人为之停顿。

尼玛,现在闹的是那样?

赵渝北出现,对新晋的天选者口称故人,现在又跳出一个家伙来,还是口称故人。这世界怎么了,要知道九幽界可是庞大无比,怎么就变得如此之小,处处可见故人?

不过在内心中,不管是普通的修炼者,还是各大势力的人,全都是开心了。

原因?

很简单,对于普通修炼者来说,就这么平淡地过去,这一种不符合他们心目中剧本的情节,怎么能让他们满意?如果真是草草收场,他们有个屁看头,岂不是到这里来走一个过场,就完了?

而各大势力的人,当然有开心的理由,如果没有人打扰,这天选者可就要落入到日月宗的嘴里了,哪儿有他们什么机会?

现在不同,有人站出来,至少也先这一潭水给搅浑了,岂不是给他们浑水摸鱼的机会?

只有日月宗的弟子们,听到这一声故人在此,脸色变得铁青。

在日月宗他们的心中,这到来之人,绝对不是什么故人,而是前来捣乱的,为的就是让日月宗没有办法将天选者招入宗中。这一种方式,和在日月宗的脸上甩上一记耳光,又有什么区别?

日月宗的人,丝毫没有想到过,陆游天可还没有答应他们加入宗中,在意识中,陆游天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望着这一道出现的人影,宁彩衣难得地“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花枝招展。

日月书生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脸上带着一抹厉色,这时候有人跳出来,还称什么故人,这不是公然打日月宗的脸吗?这一种赤裸裸的挑衅行为,日月书生有一种将对方捏死的冲动。

就是来赵渝北,也在一阵错愕中,冷眼盯着来人

陆游天的脸上表情,更是精彩,似乎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多的故人?

一道冲出来的人影,实力不弱,几个踏步间,已经是到了陆游天的面前,随着他悬立于空中,在场的人,也终于是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

“啊……”

“是一年前的那名天选者。”

“又是一名新晋不久的天选者,难道说,他们三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小世界?”

“哈哈,现在看来,他们还真的是故人了。”

“精彩,这一出戏,终于完美了。”

在场的修炼者当中,多的是在夏铮出世之时到来观战的人,天选者的面容在一年时间里,还不至于让他们忘记,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夏铮的身份来。

就是各大势力中的人,也有些愕然了,他们没有想到,跳出来的人,竟然会是夏铮这一名同样是拥有天选者身份的人。

一年前,他们争夺,却花落到一个诡秘的无名小辈手里,引为大辱。

却没有想到,在这一次中,对方还是跟着插手了。

想到对方这诡秘年轻人的实力,在场的人无不是打了一个冷颤。特别是各大势力中的人,眉头已经是拧成了一团。有着这一个诡秘而妖孽的年轻人在,这一场争夺战,又充满了变数。

这一下,围观着的修炼者们终于是满意了,一年前那妖孽年轻人的力压群雄,他们可是知道的。

夏铮脸上带着笑,望着惊愕的陆游天两人,淡笑道:“陆老宗主,可否记得在下?”

生在大楚王朝,又是到了他们这一个顶级尊者的层次,怎么可能会不关注王朝王族的动态?堂堂皇卫的统领,也算是王族中手握重权重兵的人物,他们怎么可能会不认识?

“夏铮,夏统领?”陆游天回过神来,询问着。

夏铮点头,笑道:“陆老宗主,正是在下。”

得到了夏铮的承认,陆游天和赵渝北都是倒吸了一口寒气。皇卫统领在大楚王朝中,绝对是一个猛人,多少修炼者饮恨在的手上,绝对是王族的刽子手和头号打手。

任何不利于大楚王朝统治的人或者是势力,几乎都是由夏铮带人荡平的。

这一种实力和身份,他们虽说以前是贵为大宗门的老祖和宗主,却远远比不上夏铮。

赵渝北早一年于夏铮飞升,他当然不知道夏铮与周离的一战后,就成了为周离的手下,而王族对外称夏铮已经失踪。只有陆游天才知道,这一个失踪,可能是隐藏在了周王府。

如今看来,还真是失踪了,只是失踪到了九幽界而已。

圣者五阶,看得出来,夏铮到九幽界也有一段不小的时间了。

而赵渝北的实力,陆游天恰好是可以看到,圣者八阶。他们两人的提升速度之快,超出想象,怪不得他们会称自己为天选者,一个个宗门家族展开争夺。

赵渝北拱手,语气平静说道:“原来是夏统领,见过夏统领。”

九幽界里,赵渝北的实力还在夏铮之上,加上夏铮已经不是皇卫统领了,自己也没有在小世界的大楚王朝,又怎么会怕夏铮?自然地,在这里,没有必要敬畏夏铮。

对于赵渝北的态度,夏铮冷漠的脸上,平淡丝毫没有在意。

赵渝北,他可是与周王有着一些恩怨的人,彼此间如果不能做朋友,必然就是死敌。

对于死敌,夏铮的手段,还有周王的性格,结果是什么,不难想象。

赵渝北已经归入日月宗,显然这一个做朋友的机会,可不是想象中那么大。

夏铮淡笑:“赵老宗主客气了,在下从飞升到九幽界,就不是什么统领了,只是一名普通的修炼者而已。”

“是吗?”赵渝北冷冷一笑,却是望向陆游天,说道:“陆老宗主,不知道在下刚刚的提议,你认为如何?日月宗,可以说是浮芥城最强的宗门。”

宁彩衣此时,却是轻笑起来,娇笑道:“最强的宗门,我怕未必吧??

日月书生轻轻拍打着手中的扇子,盯着宁彩衣:“怎么,宁太长老想试试吗?”

“各位,日月宗竟敢说是浮芥城最强的宗门,不知道大家同意还是不同意?”宁彩衣却是没有理会日月书生,而是高声向着四周喊道,以她神者层次的实力,足够将这声音传送给在场的大部分人。

日月书生脸色一变,这个臭婆娘果真是够狠,直接将赵渝北的这一句话,变成了地图炮。

如此一来,日月宗可就是四面树敌了。

偏偏这时候自己还不能跳出来否认,否则岂不是认为日月宗不是浮芥城最强的?

“****,日月宗什么是浮芥城最强的宗门了?”

“就是啊,最强宗门,问过我们魅族了没有?”

“浮芥城里,谁不知道我们星器门力压日月宗。”

“可笑,浮芥城最强,呵呵……”

外围的修炼者们,已经是叫骂了起来,一个个起哄着。反正人人都在说,日月宗怎么会知道自己也落井下石了?如果不趁现在打压一下日月宗的气焰,天选者还真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

正是如此,对于门下弟子们的叫嚎,星器门和魅族的长老们并没有阻止。

眼见场面开始向着混乱方向发展,诸焚天眉头一皱,却是猛地一个跺脚,人冲天而起,在天空中一点,凌空击出一个巨大的灵力波纹来,向着四周肆意。

“全都住口。”

一声吼叫,和这一道灵力的波纹展开,直接就将这里的叫嚣声给压了下去。

灵力掠过,让人心悸,一个个修炼者无不是心里一惊。

帝者层次的强者,在第一域来说,已经是属于顶级高手之列。能够成为日月宗的宗主,诸焚天的实力确实是霸道,单是这跺脚之力,几乎让人难以抗衡。

刚刚的叫嚣,全都是停顿下来,人人脸上带着畏惧望着诸焚天。

在第一域当中,诸焚天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的霸气无人能挡,统领着数十万人的日月宗,更是权力滔天。

“既然天选者难以择决,不如我们就按争夺的规则来,谁笑到最后,谁得到天选者的认可,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诸焚天将声音传送出去,成功地将刚刚宁彩衣的这一招给破解掉。

攀关系,肯定是日月宗占优势了,人家可是故人。

所以,诸焚天将这一个优势舍弃的方案一出来,自然是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

魅族当中,魍魉发出了嘿嘿的冷笑,说道:“不错,诸宗主这一个办法自然是最好的。谁是赢家,才有资格获得天选者。”

星器门此次身为门主的成修然也到了,他高声说道:“这个自然最好。”

众人心中明白,谁都有后手,若是直接就这么让天选者选,这一些后手全成了一个笑话。

虽说现在跳出了另外一名天选者来搅局,日月宗未必能够说动这一名新晋的天选者,可让天选者选的话,必然是在这两方上出现结果,根本没有他们什么事儿。

十字宫中,宁彩衣点头说道:“当然没有问题,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在天选者留下第一印象的十字宫,一但最后胜出,想必天选者不会拒绝十字宫,十拿九稳。

“哈哈哈哈,这一场争夺,怎么少得了我们柳家?”

人群中,一道人影出现,却又一名瘦高的老者,他穿着布衣布脚,窜出来后,负手而立,赫然就是柳家的柳成林。浮芥城柳家,谁人不知道?地位不显山不露水,可是谁都知道,柳家实力强悍,不在这四大宗门之下。

又一道人影弹出来,站在了柳成林不远处,淡笑道:“柳家都凑热闹了,又怎么少得了我们吕家?”

“不错不错,现在果然是热闹了,唐家可不想错过这一种盛况。”出来的人,一步一步缓慢地走着,脸上尽是笑容,却是唐家的唐?泉,浮芥城里鼎鼎有名的强者。

瞬间,又是多出了三人。

诸焚天的脸色一变再变,能够在这一个时候站出来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以前对天选者的争夺,一般来说浮芥城的家族是不会参与的,谁能想到,这一次不仅仅是参与了,而且还是浮芥城的三大巨头一同出现了。

可以肯定,现在的局势,越来越混乱,也变得更有意思了。

外围的修炼者们,全都是兴奋起来,之前他们还以为是平淡地结束呢,现在看来,之前的平淡不过是高。潮的前兆而已。现在连浮芥城三大家族也出现了,这一场争夺战,越来越有意思了。

之前还是四方争夺,现在一下子演变成了七方。

这七方彼此之间的实力,几乎是平衡的,也就是说,天选者花落谁家,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对陆游天的争夺,绝对是激烈的,一出世就是圣者五阶的天选者,谁也不会放弃,这绝对是一个宗门或者家族崛起的契机,谁抓住了,有可能宗门、家族就会一飞冲天,步入超级之列。

正是有着这一种预期在,谁肯放手,退出争夺?

老实说,陆游天感觉到非常的不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像货物一样,被这么多人争夺,在他们的眼中,完全是无视了自己一样。

只是现在的情况,势比人强,再不爽,陆游天也只能是静观其变。

这里每一个站出来的人,无不是让他心惊,实力之强悍,远远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特别是这里围着的以千万计的修炼者,能够踏空飞行,最低也就是尊者层次了。这一种数量,太恐怖了。听他们的介绍,这还仅仅是第一域中的一个城里的修炼者,九幽界有着九域,能踏空飞行的修炼者,又会多少?

以兆亿来计算,怕也才合适。

夏铮对于这一些跳出来的人,脸上没有表情,冷漠无比。只是他的眼睛里,却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眼光:“陆老宗主,请稍等,您还有一位真正的故人在。”

淡淡一声,却是让陆游天来了兴趣,竟然还有一位真正的故人?

就是赵渝北,也是睁大了眼睛,陆游天真正的故人?开什么玩笑,难道说,这一段时间里,还有天选者出现?

能够称得上真正故人的,肯定是与陆游天相熟的了。如此一来,自己想要用故人这一份交情来拉拢,几乎成了笑话,这故人也分交情深厚之说,赵渝北可不认为自己与陆游天的交情会有多厚。

“是谁?”赵渝北询问着,他确实是好奇。

夏铮神秘地眨了眨眼睛,说道:“一个你们绝对想不到,同时又对他熟悉无比的人。”

几乎在夏铮说完,远处又是窜出一道人影来。

远远地,这人影便已经是喊道:“陆老哥,故人在此。”

人未见,声已经到了,但这一句故人在此,却是让无数听到的修炼者们几乎要跪了,仿佛十万头草尼马在胸膛里奔腾。

尼玛,又是故人在此?

岳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福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南通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岳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福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