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八百七十章

2019-12-03 05:5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第八百七十章

桐人妹有心收了三只蛤蟆,当然,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像是蛤蟆箭,它们是地下世界的法宝,还是罕见的天地一地的境界。这类法宝,多是桀骜之辈,只追随强者,让它们甘心臣服一人,绝非容易之事。说不定哪天就会背叛桐人妹。

所以桐人妹才将锦袋留下来了。

不但是锦袋,红绳也被桐人妹收下来了。

忽地,铜壶之中飞出一道金光,又有一道红光电掣而出,可是金光更为炽盛,绕定红光,并将它斩为三段。

蛤蟆们一看,“是红绳,用来栓住锦袋袋口的红绳!”

“腐女天主为何将红绳带进来了,而且斩成了三段。”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她是救我们,还是杀我们?”

疑惑,三只蛤蟆都疑惑了,不知桐人妹的真实意图。而这时,三段红绳陡然飞至,每只蛤蟆面前都有一段红绳。

刷刷刷,红芒飚射,照住三只蛤蟆,让它们不得腾挪。再加上它们本来就畏惧桐人妹,所以更加不敢动,只能任腐女天主施为。

“很好,你们很识时务。”桐人妹的声音响起,“我也不会害你们。这三段红绳是用来保护你们的。放轻松,你们很快就能感到快乐,记住了,不要反抗。”

“放轻松?”

“感到快乐?”

“不会害我们?”

三只蛤蟆顿觉智商受到了打击。腐女天主真拿它们当成是柿子了吗,想怎样捏就怎样捏,岂会有这样的好事

可蛤蟆们毕竟还不是铜壶与腐女天主的对手,只得藏好祸心,之前对桐人妹的那点好感再不复存在。它们都想杀掉腐女天主,抢夺走她的天柱与铜壶,并且吃掉她的身体。

呼!呼!呼!

三段红绳飞下,每只蛤蟆的腿都被缠了一道。然后红光一闪而逝,从外表来看,蛤蟆腿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差别。可蛤蟆们却很清醒,它们相当于是狗,被拴上了链子。这等待遇,较之黑金七少的做法,更为过分。

哪里是什么救世主,分明是魔鬼。三只蛤蟆在心里诅咒桐人妹,希望她不得好死。

可现实当中,腐女天主得意之极,谁也奈何不得她。她也不会在意三只蛤蟆箭的诅咒,小蛤蟆而已,看你们还能蹦跶多长时间。

用红绳拴好蛤蟆腿,腐女天主当即收走铜壶,至于蛤蟆箭,它们想待在锦袋之中,或者跳出去,都可以,并无大碍,不会影响桐人妹。

当是时,桐人妹凌空蹈虚,彩衣猎猎而动。而黑金七少面无人色,他的锦袋已经被腐女天主收去了,而且应龙弓也很危险,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七少又瞄了几眼金光剑少,愕然发现他与白衣剑客并不打算帮自己。“可恶,本少爷就知道他们很冷酷,到了现在,他们还在想着自己。地上世界有两位天主到了,难道他们以为自己还能逃出剑阵?”

黑金七少恼怒异常,随后镇定下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杀死的,黑金一族修炼一道秘法,像是族人之中的天才,每个人都有一盏明灯,只要明灯不灭,他们的身体哪怕消散了,也能被召唤回到族中,再塑身躯。

“桐人妹,打住,不可将我写入你的书中。”贱王惊怒道,“我可是贱王,与你一样,都是天主修为。而且我为人最是自私自利,你知道我的手段,惹怒了我,等待你的是无穷无尽的报复,你以后休想安生。”

然而,贱王的威胁一点用都没有,因为桐人妹见的太多了,根本不当回事。如果什么都害怕,这位腐女天主也不会在写手界、腐女界、原谅界闯出这么厉害的名堂来了。

“我的腐女之路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贱王,你该知道的。再者,你是一道剑意降临,而非本体在此。你认为我该担心吗。”

嗡的一声,铜壶从锦袋里飞了出来,落在腐女天主上方。

“又是这个壶!”黑金七少恼道,正是腐女天主的铜壶收走了他的红绳与锦袋,“我回去都没法向父亲交代了,这可如何是好。”七少极是不悦,他还有六位兄长,将来都有可能继承族长之位,可他现在的表现传到父亲耳中,想来他的地位也会大打折扣,族长之位就别想了,再怎么排也到不了他。

而一切的源头都是腐女天主桐人妹。杀!只有杀掉桐人妹,抢走她的铜壶,重新夺来锦袋与蛤蟆箭,我才能扭转乾坤,修为也会再进一步。七少的好胜心再度升起,可他同时也知道,单凭自己绝不是腐女天主的对手。“只能拉拢金光剑少了,此人收集了绿王鼎的八枚碎片,应当能和桐人妹抗衡。”七少暗道。

八枚小鼎呼呼旋转,像是绿色的星星,绕定金光剑少。而在他旁边的白衣剑客完全被比下去了,黯淡无光。一个天才在另外一个天才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才是最打击人的地方。

要说白衣剑客毫无想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杀,他比任何人都想杀掉金光剑少。奈何修为与家世还有法宝都比不上对方,白衣剑客也是痛苦至极。

刷!

倏然间,一道念识悄无声息,窜入白衣剑客的识海。“小哥哥,你渴望力量吗。”一道声音陡然响起,是腐女天主。

桐人妹用的仍是爷们的声音,这让她自我感觉良好。毕竟她虽然是妞的身体,灵魂却和汉子接近。

实在是委屈腐女天主了,如果她能选择,一定希望成为汉子,而非姑娘。

白衣剑客不动声色,他知道腐女天主的厉害,也明白对方是拉拢他。“灰衣已经被她收走了,所以她又相中了我,打算将我的局部地区的使用权也拿到手,可怕的女人。地上世界的腐女太糟糕了,还是地下世界的更好,虽然她们都是废物,毫无地位可言。”白衣剑客暗忖。

“我给你机会,而你只需做出选择。”桐人妹的声音再道,只是这次换成了女声。

轰隆!

白衣剑客的识海陡地幌荡,而识海也迸起数千丈高的浪涛,哧啦,哧啦,哧啦!几百道金色的原谅之力斩落而下,赫然是腐女天主释放的,竟然也进入了白衣剑客的识海,而且瞒过了在场诸人,甚至是贱王。

居然恐怖如斯。

白衣剑客的心都寒了下来。这才重新考虑腐女天主的建议,是不是要跟随她。否则小命真的会丢在此间。

“我现在只是小天主修为,如何与桐人妹争锋,她想杀我,再容易不过了。”白衣剑客暗道。

“可太奇怪了,为何地上世界的腐女天主想收集地下世界的帅哥,难道是为了拍卖,或者单纯对我们的局部地区感兴趣?”白衣剑客也不清楚桐人妹的真实想法,可也把她当成是极危险的女人。

不能招惹,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只能暂时同意了,要不然灵台都保不住。刷!白衣剑客的灵台飞出一道灵识,化为一人,对着空中的金色原谅之力拜倒在地,“我愿意归顺你,请收走全部的原谅之力,不要毁掉我的识海与灵台。”

“你现在的修为是比灰衣剑客厉害,可将来可说不定。”桐人妹忽道。

纳尼!白衣剑客心道,居然说我比不上灰衣,你眼睛瞎了吗,灰衣有什么能耐,哪点比得上我,我比他厉害多了。

被人当面说不如另外一个人,谁都会生气的,何况是白衣剑客,他自视甚高,傲慢惯了。

“哼,你也别不服气,灰衣的家族之中出现了超越天主的人,所以他的血脉更珍贵,这点,你不可否认,而且也追不上他。”桐人妹再道,“而且你虽然声称要拜在我门下,可你们地下人言而无信,我也得使些手段,防你背叛我。”

“随你,我不反抗就是了。”白衣剑客道。

若是这位腐女天主随谁愿意将白衣剑客待在身边,而不加防范,那才奇怪。

白衣剑客的识海之上,金色的原谅之力聚在一起,化为一道,长有百丈,宽三尺,忽地飞下,绕着白衣剑客的灵台,束了上去,一圈圈绕定。随后金光一闪,旋即消逝。

“成了。”桐人妹笑道。

“这样你就放心了。”白衣剑客道。

“金光剑少与黑金七少都得死,这点很重要。”腐女天主又道,“你与灰衣都是我相中的汉子,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放心就是了。”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更不要你的同情,修为在个人,我早晚会成为天主的,甚至超越天主。”白衣剑客道,“就像是绿王,他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

“哈哈哈。”桐人妹笑道,“绿王是什么人,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想超过他,别说笑了。绿王能引起大天主的关注,你能吗,不能。别说是超越他了,你先修成天主再说。”

“你!”白衣剑客怒道,他也听出来了,腐女天主分明是不相信他,还在嘲笑他。“我说什么都没用,将来你会后悔的,女人。”

“后悔,不会。”腐女天主冷笑道,“还有叫我主人,而不是女人。”

咔嚓,咔嚓,咔嚓!

骤然间,白衣剑客的灵台,金光亮起,并且开始绞动,而白衣剑客的灵台竟然有了裂痕。“啊!”他大声尖叫,吓了旁边的金光剑少一大跳。“鬼叫什么,安静。”金光剑少怒道,此时,他还不知道白衣剑客已经被桐人妹收买了。

你,你,还有你。你们都敢命令我,我早晚会杀掉你们。白衣剑客目绽凶光,随后收敛凶焰,不再尖叫。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方能成大事。

金光剑少也只当白衣剑客在发疯,不再理会他。倒是黑金七少看出稍许端倪来,可没讲出来。“呵呵,白衣剑客应该是叛变了,这样也好,金光剑少再不动手,桐人妹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了。他有绿王鼎的碎片,而且收集了八枚,谁不动心!”

就在黑金七少念头忽动之际,桐人妹右臂挥动,呼的一下,铜壶飞出,当头砸下,壶中也有数千道银色的月光洒出,像是铺路一般,铸成千条大路。

原来腐女天主不但收走了蛤蟆箭,她还想拿走应龙弓。

黑金七少怒极,因为桐人妹欺人太甚。“蛤蟆箭扔了就扔了,可应龙弓不能丢失。”否则七少回到黑金一族也休想再有任何作为,也许还会被杀掉。

而这时金光剑少终于动手了,他肩膀一动,嗤嗤嗤嗤,金色的剑气横扫而出,将从铜壶里飞出的银色月光都给斩碎了,就连月光所铺的大道也被劈断。“你有铜壶也不能逞凶。”金光剑少冷笑道,“你已经杀掉狼佘并且带走了灰衣,这是死罪。”

“死罪,我可是原谅界的天主,我代表天,你敢判我罪。”桐人妹哈哈笑道,“真是太滑稽了,金光剑少,让你父亲来还差不多,或者让你你的几位兄长来,至于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你今天也休想逃走。这座剑者就是你们的坟墓。”

锵!锵!锵!

腐女天主身后有三声剑吟忽起,分明是天剑、地剑、人剑,它们都被桐人妹所吸引,主动投来,丝毫不顾剑灵的阻止。

“嗯?”贱王也是一怔,因为他对天剑、地剑、人剑志在必得,哪里想到桐人妹先他一步收服了三剑。“哼,是我的谁也拿不走,桐人妹,你什么意思。”贱王呵斥道。

“天地人三剑来投靠我,我是好女人,难道要拒绝它们吗,不会的。”桐人妹笑道,“贱王,我不需要剑灵,你可将三剑的剑灵收了。”她又道,分明是在嘲笑贱王。

当是时,贱王控制了绿袍剑客的身体,也能控制三日剑。

三日剑虽好,可毕竟不是天地人三剑,贱王眼中既能迸出火来,恨不能马上杀掉桐人妹,可他也知道只是一道剑意,撼动不了腐女天主。

“交出绿王鼎的碎片。”桐人妹忽地对金光剑少说道,“如果不然,我用铜壶收了你,再将你炼化掉。绿王鼎的碎片自然也会是我的。”

黑金七少听了大喜,即道:“金光剑少,我们联手杀了这个女人,她已经收复天地人三剑,只有剑灵,他们能不能维持剑阵还是一说。”

金光剑少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自己废物,不是桐人妹的对手,还想拉拢我,一起对付她。哼,我一个人就行了,你是垃圾,就像垃圾一样躺在垃圾堆里就好了。”

“你!”黑金七少怒极,因为金光剑少毫不留情地斥责他。七少如何不怒,可现在他还真不是桐人妹的对手,所以只能忍耐。

“你也别得意,贱王与桐人妹都是天主,况且腐女天主还收复了三剑,你有多大能耐,也敢一个人面对她。”黑金七少心里不住冷笑。

宜昌优抚医院怎么样
淄博爱尔医院成伟
云南那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晋中整形美容医院
温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