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妹纸不是人 第三十五章 刀罡

2019-12-04 11:4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妹纸不是人 第三十五章 刀罡

突发事件被西门靖看在眼中,心道,这俩人都踏马不是好东西。此时身体能动了,可是手臂还被绑着

,趁高个子注意力放在老者身上,他扭脸看向直刀,嬉皮笑脸的说道:“刀兄,帮兄弟个忙,把这绳子弄断。”

“老夫没空,你自个儿荡悠荡悠,兴许能蹭断,不过抹了脖子别怪我啊!”

直刀被高个子插在离西门靖脖颈两寸多的树干上。西门靖真不敢乱动,生怕没吊死被抹了脖子。

活人岂是被尿憋死的!西门靖猛地咬牙,双脚一踹树干,将身体翻了过来,双腿夹着树干,借着手上的绳子,一点点像上蹭,不一会就蹭到了树杈那里,抬起腿狠狠一脚踹在树杈上,将树杈踹断,总算是解开了双手。

绿森森的火焰熄灭,烧肉的焦臭令人作呕,看来白发老者是死透了。高个子此时才放了心,缓缓走向他尸体,阴森森的说道:“师兄啊,你我相斗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就这么死了,小弟我心里愧疚,等明年今天一定给你多烧纸钱,让你在那边当个富家翁,你那些宝贝儿,小弟就笑纳了。”

说着话他走到尸体近前,弯腰去摸尸体衣兜。陡然间,他好似被蝎子蛰了一样,惨叫一声,向后倒退几步,身子一歪摔倒在地。西门靖在树上居高临下看的清楚,只见高个子躺在地上,浑身抽搐,嘴里冒着泡沫,好似抽羊角风一样。

老者的尸体猛然站了起来,拍着浑身的灰烬,哈哈笑道:“师弟呀,师弟,你也太不小心了,被本命仙咬的滋味不错吧!你不想想,为兄我哪能这么容易死,我看明年还是为兄给你烧纸钱吧,你的那本《武经总略》为兄笑也纳了!”

正在抽羊角风的高个子,支撑着身体半坐起,指着对方怒道:“休想,老子立即毁了它,也不能让你染指!”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线装书来,作势要撕了。

白发老者眉头一皱,喊道:“且慢别毁了宝贝,我放你一条命就是了,从今后你我再不相见。”话音未落,他冲着高个子,连连甩手,打出一串串白光。飞针撕裂空气的声音,嗤嗤而响,听得人头皮发麻。

高个子见势不对,连滚带爬向湖边退,手中符篆夹杂着白光,一道道向老者射去。

从两人的状态能看出来,都受了伤。刚才白发老者为了诱敌身上挨了一下,高个子被那个本命仙咬的受伤更重,两人又成了相持不下的境况,只是高个子不一定能坚持多久,他边打边向湖边退着,看意思想要跑路。

西门大官人,被吊了半天,早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终于找到了机会,当即跳下树杈,拔下树上直刀,遥指打斗的二人,低吼道:“刀兄,帮我砍了他俩!”

西门靖心道,假如让他们活下来,死的就是自己,想要老子魂魄,老子就要你们狗命!

刀灵冷哼一声:“嘿,这会想起老夫了,想要老夫帮忙也简单,先喂饱老夫鲜血。”

“那两个活人,宰了他们,让你喝个够!”

“老夫又不是黄包车,先上车再给钱,不喝够血休想让老夫出力。”

这种生死大仇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这次机会难得,假若让他们跑了,以后敌暗我明十分棘手。西门靖知道,光凭自己对付那俩人白给,心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立即拿着直刀划过自己手腕,割了一条伤口,鲜血顿时流了下来,染红了刀刃。

“够了吗?再不够我就抹脖子了!”话音未落,西门靖顿时觉得,手中刀柄发出一阵炽热,体内的灵气快速涌向刀柄,同时识海中多了一股莫名的感受,好似直刀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从此后可以如臂使指。

其实这纯属机缘巧合,在刀灵嗜血的时候,灵气将一刀一人连在一起,加上鲜血为引,误打误撞成了一个器灵认主。从此后人刀心意相通,达到了多少人可望不可求的境界——人刀合一。

西门靖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股刀罡激射而出,好似银色弯月,刹那间照亮黑夜,正射在白发老者左肩,他那条胳膊像是纸糊的一样掉落地上,鲜血迸现,染红了地上白雪。

刀罡穿过老者,余势未衰,又擦着高个子身体,落在湖面上,咔嚓一声击碎了一大块冰面,露出一个几米方圆的冰窟窿。

高个子正在翻滚逃跑,恰好掉入了冰窟窿,水花一翻滚,再也不见他的踪迹。寒冬时节,掉入冰窟,绝无生还之理,这人算是彻底完了。

白发老者,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带着满脸的惊恐,手捂伤口向湖面狂奔而去,眨眼间跑出几十米,简直比兔子都快。

西门靖怎么能放死敌生还,当即狂吼一声:“想剥老子魂魄,老子先剥你的皮!”举起直刀,狠狠一刀劈下。

第一刀是准备不足,这第二刀是有备而来,西门靖将体内能动用的灵气几乎全部灌注进刀内。

随着刀锋落下,只见刀锋前端,发出一道长达数米的刀芒,好似一条七彩蛟龙,直奔白发老者后背。

刀罡气势惊人,白发老者有所察觉,他向身后扔了一件绿油油的东西,然后猛地向左侧蹿去。刀罡正劈在那件东西上,去势稍微一缓,老者堪堪躲过必杀一刀,滑着冰面逃向对岸。

西门靖提刀在后就追,却听到喀啦一声闷响,刚才发出的刀罡已经落在冰面。好似投下了深水炸弹一般,一股水柱冲天而起,整个湖的冰面为之一颤,积雪爆飞化作漫天玉屑。西门靖甚至觉得脚下的小岛都震了一下。

“坏了,冰面!”西门靖刚奔到湖边,立刻收住了脚步,眼前的冰面,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依旧积雪覆盖,看着一马平川。西门靖却不敢大意,用刀尖连戳几下,忽地一声,一块碎冰翻滚,露出了下面的湖水。

完蛋,冰面碎了!别说在黑夜,即使是白天,也没人敢在破碎的冰面上行走,掉下水去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更无法换气,加上低温,水耗子也能淹死。

眼看着断臂老者,一瘸一拐的上了对岸,西门靖气的脸色铁青,却无可奈何。

对面岸上,还隐藏着一个身影,正是王晓刚,他目睹了眼前的一切。看到气如长虹的刀罡,咬牙切齿的发誓,今日不得手誓不罢休。

ps:西门靖手拿直刀抵在颈间,吼道:“诸位大大投票啊,要不然我就抹脖子啦!”

台州五洲生殖医学医院王治国
沈阳202医院怎么样
武汉好的男科医院
遵义癫痫专业医院
昆明知名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