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地网天罗 第137章 吾辈心中亦有惑

2020-01-16 13:3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地天罗 第137章 吾辈心中亦有惑

暖阳当空,消融冰雪。

弗利萨的钉锤像是扫破蜂巢,熊地精们冲破野草屏障,一窝蜂踏进了红土,湿漉漉的红土迎来第一个入侵者的脚印。毛茸茸的大赤脚踏过后,有两根脚板底的黑毛如同春草般从泥巴里翘起,仿佛在嘲笑抛弃它们而去的主人。

熊地精的愚钝常让人嘲笑,迷雾山谷的强盗就是带着这样的态度找上科森熊地精,选中这批炮灰。

戈多荒原上,混乱的战斗终日不断,但没有哪个土著部落会随便攻击别的部落,过往的教训已经随着枯骨飘散整个荒原,告诉每一个部落首领,小心背后的爪子,它会趁着女性脱裤子蹲下的时候伸过来,不会在乎满手尿骚。

如果不清楚这一点,科森部落早就被从戈多荒原上抹除了。弗利萨可没有忘记科森丘陵附近俯视耽耽的食人魔卡鲁,熊地精的脑袋再愚钝,总比牲口强,莎萝兽尚且感受到屠夫手中的威胁呢。

找上科森熊地精的毕竟是人类!

迷雾山谷开出的价钱足以雇佣戈多荒原任何一个中型部落为其效命,他们十分清楚矮人锻造的武器在戈多荒原的号召力,这种武器代表的就是力量!力量膨胀,人心也随之膨胀!“冒泡啤酒桶”标志会让每一位戈多强盗兽血沸腾,热血冲昏大脑时,强盗会去争取以前不敢想象的东西,威望!

没有男人能够拒绝一展雄风的猛药!科森酋长弗利萨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憋了很久未能雄起的男人!迷雾山谷很清楚这一点。

人类毕竟是人类!既然能够称霸大陸,征服一个土著部落根本不是难事。人类不仅有出色的战斗能力,还有着所有种族难以企及的狡猾!

迷雾山谷不仅带来了能让熊地精热血上脑的猛药,还真带来了让熊地精米青虫上脑的春药!

美女!

热血沸腾的熊地精或许还会考虑胜负而不立即投入战斗,但米青虫上脑的熊地精,即使有一百条腊肠狗俯视耽耽仍然会毫不犹豫脱掉裤子!

迷雾山谷不知从何来的消息,得知红土高坡来了一大波精灵美女,并给科森熊地精许诺,攻下红土高坡后的报酬除了金属武器之外,还赠送三名精灵美女给熊地精享用!

听到这个报价,熊地精再还忍得住了?

精灵女子的美貌在洛瑟玛闻名遐迩,不用人类多作介绍,光听到“精灵”两个字,熊地精们已经冲向红土高坡了。

戈多荒原最流行的《欧克之歌》唱响,熊地精们的激情被推到泰穆拉雅山巅,让后倾泻而下冲向红土高坡,每一个步伐仿佛都是叼着玫瑰的探戈王子,帅气而富有节奏,身上每一根汗毛都在诉说着一件事:美人快到我怀里!

欧克~欧克欧克欧克~

欧克~欧克欧克~

没有人幻想我们能够幸存~

我们许久没有这样的运气~

七巧板的最后一块已经找到~

似乎所有的地精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会喊着“欧克”“欧克”的叫声,仿佛这个词语能够表达他们所有想表达的意思,这些熊地精也一样。这首暗含唏嘘的歌曲,当然不可能是熊地精创作的。

“大话青蛙王子”时期,戈多的地精曾有一段时间的复兴,涌现出一批出色的地精工匠,用木材与兽骨建造出各种工具,水车、风车以及磨坊逐一耸立起,大大改善了地精的生活。地精菲兹在今天看来是戈多另类,但在那个已经制造出“木牛马”这种木头耕耘工具的“大开拓”时期,简直就是小儿科。

《欧克之歌》据说就是那时期创作并传颂开来的,歌词中的“七巧板”正是上古时期杰出地精工程师通用的一套测量工具。

可惜,现在的地精只会喊着“欧克”,也只习惯用“欧克”表达很多意思。

或许此时熊地精的“欧克”正表达着:

“看,这里好多植物!”

“冲呀,为了精灵!”

“哈哈,高傲的精灵!”

“骑着精灵的熊地精!”等意思。

“契德玛丽亚~这首歌不赖,简单地重复一个名字却能激荡人心,就像拳击比赛中一轮富有节奏的快拳,奋力夺取得分点,让人兽血沸腾。我内心那位星空第一吟游诗人都忍不住要高歌一曲了。”奥拉里奥放下蚌壳口琴,摇头晃脑发出一阵感慨。

“什么歌?昨晚的那首?”罗兰度鼻子上转起了关刀,呼呼卷起的风拂动着鬓角。猛犸大力士这几天剃掉了身上的长毛,山顶洞人发型也改成彪悍的顶冠发辫,耳朵两边刮得铮亮,却保留着飘逸的长鬓角,活像扎堆的柳树。

“河马诗人的灵感犹如泷江河水连绵不绝,怎会唱同一首歌?”说着,河马诗人大嘴里吼了起来:

阿拉索~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哦~

大风从坡上刮过~

一条泷江波浪阔~

我是豪斯河马的查波~

……

卡卡撇了撇嘴,脑袋一晃,不忍河马诗人的折磨。

就俩群情汹涌的熊地精似乎也不堪忍受,领头的脚步有些迟疑起来。

只有四个敌人?弗利萨有些疑惑。

红土高坡前面虽然多了一些树,但全都光秃秃的,没有哪怕一张叶子能够隐藏精灵。放眼看去,除了四个身高悬殊,相貌怪异的生物外,并无一人。那些精灵去哪里了?

临到门前,弗利萨觉得自己应该顾忌精灵的弓箭。

熊地精生活在戈多荒原,精灵也不会到荒原。熊地精对精灵弓箭手的可怕,只流于传说。对矮人锻造的武器的认识,也只流于传说,直到迷雾人类展示“一刀两断”。科森熊地精对弓箭的认识,只有食人魔卡鲁带领的那批地精弓兵,箭技稀疏平常,就是眼镜树蛇的毒液厉害。

矮人的刀能把铁砧仙人掌“一刀两断”。

精灵的弓箭呢?也能把地精弓兵的箭“一刀两断”?

弗利萨猜测着。

戈多强盗本无机会与精灵打交道的,一个最高贵,一个最肮脏,就像白云与泥潭,从无交集。

但戈多土著中,有一个种族每年都会进入百越森林过冬,那就是最强大的戈多土著,戈隆。

曾有戈隆不知为何惹怒了森林精灵,背上插满箭矢逃回了荒原。戈多强盗当然不放过痛打落水狗,猎杀戈隆赢取威望的机会。成功者最后划开戈隆背部的皮肉,花纹精美的箭簇深深嵌在了戈隆的肩胛骨上。有名食人魔想把精灵箭矢拔出来,却扯掉了戈隆的肩胛骨!

此事之后,虽然没见过精灵,但精灵弓箭的威力深深烙在戈多强盗的脑海里。

弗利萨觉得这个传说有些夸张,却也明白熊地精的毛皮跟戈隆的甲皮差距有多大。

弗利萨抬眼望向红土高坡的窑洞,阳光映照,影影倬倬,似乎有着不少人。洞口当先张弓站立的那人,脑袋两边长耳朵竖立。

精灵美女!

弗利萨咧开嘴巴,流出哈喇。四周没树,精灵都躲在红土高坡上了。

熊地精酋长钉头锤一挥,熊地精呼啸而过,扑向四人。

“欧克路上的一切!”

四根竖起的中指,戳去熊地精所有的顾虑。熊地精不多的脑筋已经装满愤怒,再也装不下别的念头了。愤怒点燃了熊地精喉咙,涎水一股股喷涌而出,把熊猫刷得黏答答。

“我谛波罗!”里大嘴抄起两个蚌壳斧头。他一向对自己的大嘴巴自豪,自诩唾沫四溅是河马诗人灵感的种子,能浇灌出诗的花朵。

这些熊地精居然用口水种胸毛!契德玛丽亚~不可原谅!

“长鼻子独一无二!”罗兰度哈了一声,鼻子上的关刀插回背后,抽出两把木剑。

卡卡抽抽鼻子,呼啦一声带上了头盔。

高跷手尴尬地举着锄头摸了摸爆炸头,锄头上的泥巴趁机滚进蓬松卷曲的毛发里。

熊地精集体爆笑,近看这四个家伙居然一个比一个丑,跟铁砧仙人掌一样丑。

“笑?我蚌你一脸!”河马诗人投出蚌斧,当先熊地精脸被划为三部分,鼻子夹着蚌壳跌倒,没掉鼻子的窟窿塞满了红土,看不出血与肉。

几个熊地精收不住脚,滚了一地。被鲜血激醒的熊地精跳过同伴,铁砧仙人掌搂头砸向河马,要把那块大嘴的脸砸得比铁砧仙人掌还丑。

罗兰度踏步拔剑,双手同时上撩,劈飞两个熊地精下巴。这是猛犸大力士从俄勒芬绝技“十字臂摔跤”领悟到的“反手十字拔剑”,把俄勒芬巨象武士摔跤时爆发出来的“称象”之力全部集中在剑尖。别说两名熊地精,就算来了一头霸王龙也会被撩掉一口好牙!

罗兰度双手改为正握,把上扬的剑身往下一压,砸在没下巴的脸庞上,砸矮两个熊地精。

里大嘴不输让,拥有流线型弧度的蚌壳滑开铁砧仙人掌钉棒,另一个蚌壳斜掠,咬掉熊地精半张脸。接着一脚踹飞捂脸痛呼的倒霉鬼,撞到其后面一位。

初一交手便倒下数人,熊地精醒悟到,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两个巨人,还是两个勇猛的巨人。

其中一个身高更是熊地精的两倍,两柄木剑就是两根原木,做攻城锤都绰绰有余,他们熊地精的下巴能有城门结实?

另一个矮些,但也高出熊地精一大截,长着一个蚌壳也似的大嘴,都咧开一样邪恶缝。熊地精以为会用那张大嘴来咬人,但那狡猾的家伙蚌斧却更会咬人,蚌壳的缝中还咬着血淋淋的一块肉片,其中一颗牙齿如珍珠。

领先的熊地精迟疑着,但后继而来的同伴给他们带来勇气,熊地精都是群胆生物,胆多力量大。数根铁砧仙人掌砸向两个巨人。

罗兰度比较倒霉,长得太高,钉刺棒都砸向大腿,砸向大腿根!

罗兰度不由得往后一缩,撅起屁股。

下手最狠的熊地精撞向裤裆,另外失去目标的则转向猛犸人脸上的长物。

罗兰度怒了,两把木剑往中间一拍,劈啪声中,三名熊地精成筷子上的三根烤韭菜,骨头断折软趴趴,木剑上也断裂,木刺刮得倒霉蛋脸成花。

后怕的罗兰度,挥动木剑一拍,三个捣蛋男孩成了男孩捣蛋,跌落一地酱汁,木剑收不住,断成两截。

奥拉里奥的飞斧劈在一个熊地精脖子上,另一把咬在熊地精肩上,将要起跳劈海藻头的家伙盖回地上,正要拔出蚌斧。旁边飞来一个鸡翅一样的东西,把他的砧板连带斧头撞飞。

河马诗人的大嘴巴还没来得及酝酿词藻表达心情,又有名熊地精上前不管不顾砸了下来,垂涎与木棒齐飞,一个臭,一个丑。

里大嘴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该怎么表达了,两腿间突然长出一根白骨长矛,擦着小河马,洞穿熊地精胸膛。

“日!”

奥拉里奥夺下熊地精武器,搂头劈飞这个倒霉鬼。很是诗意的吹开上面的毛发与鲜血,咧嘴一笑,“来啊,哥哥我耍蚌,也耍棒!”

熊地精有些畏缩了,转眼倒下了十来名同伴,却连对方毛都没碰着,这样的战斗,能赢吗?

比蒙巨象武士的威名,早在千年之前就伴随着戈隆的尸骨传遍戈多。

只是没想到那些年年在泷江河里唱歌的胖子,也会这么凶猛。

如果这胖子手中的是金属斧头又会如何?熊地精心里嘀咕着。

弗利萨咆哮了起来,金属武器在他手中呢!怕他个胸毛!

几位举着青铜武器的熊地精也跟着叫嚣起来。这些青铜武器都是从科森丘陵挖掘出来的,万年前的古董!但岁月这把杀猪刀并没有剥夺它们的硬!

踌躇的熊地精让开,青铜武器冲了上来。

罗兰度将木剑折成两截,剑尾砸向当先熊地精。但这个大胖子似乎没有胖子领主的准度,砸中后面一名的肩膀。

铜锤熊地精看也不看擦身而过的木剑,张嘴哈出一股哈喇,铜锤砸下。

杀气腾腾的脸突然扭曲了起来,高亢的痛呼惊飞了红土广场上两只慢慢爬的小乌龟。

铜锤地精跌落,看到一个大脑袋穿梭在一双双毛脚之间,尖嘴锄一锄一个坑。

路在脚下,坑在脚上!

罗兰度手中的残破的剑柄作为木锤,与三柄铁砧仙人掌碰撞后,砸破两个脑袋,不堪重负,再次断了。

罗兰度把半截木头塞进第三名熊地精的嘴巴,将哈喇染成黑红色。长鼻子抽出背后的关刀,摆着身体撩下,把熊地精胸毛上的哈喇也变成了黑红色。

再一挑,一柄青铜斧头连着半截手腕飞向奥拉里奥。

两个蚌壳在熊地精胸膛碎成一片片落下,奥拉里奥松开手中的木柄,熊地精以最后力气砸下的钉刺棒也落下。

河马诗人很有豪气地伸出肥硕臂弯挡住钉刺棒,一把接住青铜斧头,顾不得上面连着的断肢,第三斧劈到面前敌人。断肢鲜血甩在头发上低落,如同蜗牛爬在葡萄藤上。

里大嘴一把撸掉断肢,在倒在身上的熊地精皮毛上揩掉滑手的鲜血。

熊地精形成了包围圈。

“高跷手,是时候逃跑了!”

两个高手叹了口气。

PS:

抱歉,卡剧情了,战斗不好写。

信丰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三工程局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白癜风如何治疗
南充妇科医院哪好
榆林治疗癫痫病方法
分享到: